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主页 > 鲜花绿植 >
但最终的口碑、成效都难有爆款
* 来源 :http://www.lwogw.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20-05-02 04:38 * 浏览 :

不仅如此,今年的电影市场还两次刷新动画电影票房纪录:先是《功夫熊猫3》以10亿元票房改写《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在去年创下的中国动画电影历史最高票房纪录。随后,《疯狂动物城》又将这一成绩拉升至15.3亿元。然而,可观的票房背后,是国产动画的哑火。今年拉高票房、创造奇迹的,几乎都是“别人家的孩子”,这不免令人唏嘘。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喜的是“中国学派”在动画史上的浓墨重彩,忧的是艺术传承的后继无力。不同于日漫、美漫有完整的发展体系,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在日本二次元动画和美国三维动画的强烈冲击下,不论是观众审美习惯的培养,还是动漫创作技术的使用,都以这两者为主流,中国动画艺术逐渐没了传承。

上世纪80年代前后,诞生了《哪吒闹海》《天书奇谭》《山水情》等风格各异的动画电影,《九色鹿》《三个和尚》《雪孩子》等艺术短片,以及《黑猫警长》《阿凡提的故事》《葫芦兄弟》等至今耳熟能详的系列动画短片。“虽然当时中国动画公司只有美影厂一家,但内部形成友善的竞争。那时,美影厂动画短片很发达,大家从一个创意开始探索动画片的表达风格,成熟后,再慢慢发展成长片,这也是人才培养的一种方式。”

中国动画电影的起步并不晚。1941年,万氏兄弟摄制完成《铁扇公主》,这是中国也是亚洲第一部动画长片,那时距世界电影史上第一部动画电影《白雪公主》的诞生仅过去四年。被誉为“日本漫画之父”、阿童木形象的创造者手冢治虫曾说,自己是在少年时看了万氏兄弟的《铁扇公主》,才放弃医学专业走上动漫创作的道路,足见当时中国动画电影的影响之大。

今年,中国电影市场整体增速放缓,动画电影的票房却逆势上扬。据统计,截至目前,今年在中国上映的动画电影总票房已达60.1亿元,比2015年全年的45亿元增加15.1亿元,在今年电影市场占比达15.03%。今年最后一个月,随着《海洋奇缘》《你的名字。》等多部颇具票房潜力的动画作品陆续上映,业内预测,年度动画电影票房总值有望达65亿元。

“中国动漫要有自己的动画语言。”钱建平建议,未来或可尝试依托日本的专业技术团队,讲中国的故事,呈现中国国产动画电影的风格。“我们要回过头来仔细挖掘中国美术的魅力,这是我们打造新时代‘国漫’的基础。”

1954年,万籁鸣和万古蟾从香港回到上海,加入上海电影制片厂美术片组。当时美术片组的人员已由最初的18人增加到200人,开始筹备第一部彩色动画片《骄傲的将军》。1957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简称“美影厂”)正式成立,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美影厂一直是全国唯一一家美术片制片厂。

“讲好中国故事是最高目标。今天一部分国产动画故事,看上去很像不同技术模块的拼凑和演练,缺乏把这些技术要件整合到故事中的适配性和均衡感。”聂伟认为,中国不缺能快速上手的动画师,眼下最缺的还是一大批有自我文化要求和深层技术反思能力的工匠。聂伟认为,随着ar(增强现实)和vr(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各国重新站在动漫发展的同一起跑线上,“业界最近常讲的‘弯道超车’是一个选项,而寻找新的起跑点则是另一个选项。去年开始,《捉妖记》《九层妖塔》等一批国产大片都在做同名游戏,一种新的‘影游联动’成为可能。新技术创造了动漫行业新的发展契机,国产动漫也因此有机会站在新的起跑线上,与同行竞业者共同讨论产业规则和技术指标。”(李君娜)

在日本动画电影史上打破宫崎骏专属“百亿日元票房”神话的动画影片《你的名字。》,本月2日起在中国内地上映。上映4天,该片已在中国轻松拿下逾3亿元票房,让业界再次把目光聚焦在前景大好的动画电影上。

2015年暑期档,《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以近10亿元的票房成绩夺得国内动画电影桂冠,引爆国产动画电影行情。今年,国产动画电影依旧热度不减,7月上映的《大鱼海棠》长期占据话题榜,累计票房近5.7亿元。

到了80年代末90年代初,大量日本、美国动漫进入中国市场,对国产动画造成巨大冲击。“原来动画制作有国家支持,而在走向市场化的过程中,原先的格局打破了,出现了非常大的断层。”钱建平说,在市场化背景下,一方面原先的动画人才离开美影厂南下深圳,帮美国和日本的动画做代工,造成人才流失;另一方面,电视兴起后,美影厂由于资金缺乏,未能及时占领电视台的动画栏目资源,从人才和制作两方面都发生脱节。

国产动画电影要发展,归根结底在于讲好中国故事,彰显中国风格。如何讲好中国故事?什么样的故事才是中国好故事?取材传统故事当然是条重要路径。中国传统文化浩如烟海,动画电影《大闹天宫》和《金猴降妖》改编自《西游记》,《天书奇谭》改编自《平妖传》,《哪吒闹海》则来自《封神演义》,传统文化为动画电影创作提供了丰富的文学土壤。

近些年来,中国动画电影数量迅速飙升,每年约有30部至50部动画电影上映,但除《大鱼海棠》外,其余国产动画电影票房极少过亿元,口碑、讨论度、知名度平平,票房千万级以下的居多。

此外,中国动画电影另一个被诟病的是“低幼化”。《喜羊羊与灰太狼》以及《熊出没》系列向来是动画电影中的大ip(知识产权),而从今年上映的《泰迪熊之玩具大战》《糖果世界大冒险》等动画电影的片名就可以看出,以低幼观众为主要目标受众的动画电影格局仍未改变。在“电影产业与中国故事创新”研究基地首席专家聂伟看来,定位“低幼”市场这一做法本身并无对错,中国的动画电影也不一定每部都要面向全年龄段,但目前整个中国电影市场分众化现象已经很明显,动画分众市场的定位意识也需更加清晰,也就是说,动画电影不可只有“低幼”,动画电影市场正呼唤更多分众作品。

1961年,120分钟动画长片《大闹天宫》上集上映,好评如潮。三年后,下集上映。《大闹天宫》全由手工绘画而成,单“孙悟空任弼马温在天庭遛马”那段,“美猴王之父”严定宪就画了500多张。据统计,《大闹天宫》先后向44个国家和地区输出与放映,并多次获奖。2012年,《大闹天宫》制成3d版后,依然受到国内和国际市场追捧。

“讲好中国故事”离不开对动画创作技术的反思。全球化时代,向别国学习先进动画技术无可厚非,这也是动画电影创作必然要走的路。“技术本身有文化属性,国内不少后期制作的特效师,基本都在学习使用美国主流技术,使用的软件显然不是中国造的。”聂伟提醒,“当欧美动画设计者使用这些软件进行角色建模时,一定是按照西方主流文化对人物形象的理解来展开的。”对动画电影而言,当下的问题已不再是无先进技术可用,而是如何反思动画技术的使用。“如果说今天的中国动画要去寻找自己的原创,或进一步明确国产动画专业属性的话,其实应从技术借鉴转向技术自觉和文化自觉。”

国产动画的衰弱与本世纪初期中国电影市场的低迷不无关系。“当时不少电影院出租给卖毛衣的了,更不要说去看动画电影了。现在,电影院越来越多,银幕数量不断增加,动画电影市场得到迅速发展。”钱建平说。2015年,中国电影票房达440亿元,动画电影市场票房为44.6亿元,占国内票房比重约11.1%。其中,国产动画电影票房达20.58亿元,占46.1%。去年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以近10亿元票房给国产动画电影打了一剂强心针,而今年的《大鱼海棠》也堪称“现象级”。不过,钱建平觉得,中国动画片虽然有了一些新现象,但还远远没有形成规模。

近两年在院线上映的国产动画电影,虽然在数量、主题、乃至表达形式上都有了显著进步,但不足之处也很明显。国产动画电影或师法日漫、或师法美漫,或中外混搭,但最终的口碑、成效都难有爆款。如《昆塔》《青蛙王国》等效仿美国类型片,创作老少咸宜的全年龄动漫,但在国内总体反响平平;《魁拔》则效仿日漫,但原定的五部曲计划因票房不理想而终止。《大鱼海棠》等作品走在探索“国漫”的道路上,尽管票房不俗、制作精美,但也招来故事情节薄弱、人物形象扁平化、仅有中国元素的符号堆砌等批评,“不会讲故事”是广大观众对国产影片的普遍感受。

过去,这些传统题材的中国故事留存在观众的脑海中,成为永不褪色的童年记忆。不过,钱建平提出,如果今天只是把美影厂的东西,按照以前的方式再现的话,就不一定行得通了,“大家记忆中的美影厂,是文化消费极少的时代,那个年代没有美国动画、日本动画,是只看自己原产动画片的年代,所以那个年代的美好记忆不一定适合当下。”聂伟表示,“70后乃至更年轻的观众大多是吃着混杂文化的精神粮食长大的,在多元文化交融的环境里成长起来。”观众对动画电影的审美趣味已受到日漫、美漫、国漫的共同改造。钱建平认为,讲好中国故事,应立足当下,“所讲的人物关系、人物情感,一定是当下的人碰到的事情。无论是动画片还是真人电影,都要和当下现实题材有关。”

“之所以叫美术电影制片厂,是因为除了二维动画外,还出现了水墨动画、剪纸动画等各种以美术为基础的片子。”钱建平还记得,美影厂第一任厂长特伟倡导的“动画要走中国民族文化的道路”。以《大闹天宫》中的孙悟空形象为例,万籁鸣曾要求孙悟空兼具猴、神、人三者的特点。为塑造合适的孙悟空形象,剧组借鉴了许多京剧元素,不仅请来有“南猴王”之称的上海京剧团名角为大家讲戏,剧组的每个人还必须学会“翻云手”“舞花棍”等京剧表演招式。苦心钻研出的水墨动画拍摄技法至今仍是美影厂的独家“秘方”。

特殊的历史环境造就了堪称辉煌的“美术片时期”。“美影厂成立时,汇聚了几支主要的动画力量,包括东北电影制片厂的人才、上海本土专门从事动画的人员,以及辗转在香港学习动漫的人员和全国各地毕业的高材生。”原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厂长钱建平说,当时美影厂聚集了全国最优秀的动画人才,迎来此后30多年的中国动画繁荣。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动画艺术的“中国学派”曾为人所乐道。美影厂的黄金时期,《小蝌蚪找妈妈》是水墨动画,《大闹天宫》《天书奇谭》是二维手绘动画,《阿凡提》是木偶动画,《葫芦兄弟》则是剪纸动画。“中国学派”以鲜明的民族风格著称,不仅内容上取材自中国古代的神话、民间故事、寓言、古典小说等,美术设计的创作灵感也直接来源于民间剪纸、皮影、水墨画等本土的传统艺术形式。

钱建平说,中国动画电影的体量已经居世界前列,但市场发展的速度远远快于动画片质量的提升,“中国对于本土动画诉求很大,中国动画市场起来后,动画人还没有准备好。”与上世纪美影厂面临的挑战不同,当下中国的动画环境已不缺资金、不缺市场,剩下的就是怎么“讲好中国故事”了。

免责声明:

在聂伟看来,从便利性考虑,使用国外的专业技术无可厚非,但使用时也要从细节处做插件,打补丁。“比如美国动漫人物的笑,都是满嘴露牙大笑;又或者受到惊吓就很夸张地往后弹跳,这些角色特征有时不一定符合中国文化中含蓄、内敛的人物性格塑造。因此,在角色设计的过程中,我们应做些有意识的技术微调。这种技术微调的背后就是我们中国文化的自觉性,只要植入这个基因点,就会慢慢发生作用。讲述‘中国故事’从融入‘中国基因’开始。”

11月初,由中日两国动漫界跨国合作的“中日动漫创新俱乐部”在东京成立,出资100亿日元设立“中日动漫基金”,试图借力日漫产业优势、弘扬中国美术底蕴,打造独创新颖的“中式动漫”。一时间,争议四起:中国动漫怎么啦?真的需要外援才能获得拯救吗?“中日混血”动漫能说好中国故事吗?在市场、资金、技术都已完备的前提下,国产原创动画如何崛起?